嘉伽珈迦

℡<主瑞嘉副雷安><伪全员出场>结束时分

*设定混乱,还带着凹凸大赛的残酷性质,又带着日常向的轻松回忆

*cp瑞嘉,雷安,金,凯莉,紫堂,呆毛姐弟等等客串

*人物ooc

*渣文,只是想给自己爱的两人添砖加瓦

*虐倾向






1

“参赛者格瑞,恭喜你,你是最后的赢家!请跟我来吧!”

“你即将拥有与神使们同等的地位,肆意操纵宇宙”

“……”他低头。

脸上溅到的血早已风干,已不想抬手擦拭。

他没有理会丹尼尔重复了几遍的话,呆呆的在原地站着,脑中混沌一片。

为什么……忘不掉他的模样。

“在那之前,我想看看过去……趁它还未消失。”

*回想。


2
*凹凸大赛中期

“格瑞,谢谢你带我们去刷积分!”金发蓝眼的少年讨好地朝格瑞笑着,带着熟悉的撒娇气味。

格瑞很了解金。金是天然黑,平时总粘着自己不放,以各种方式要自己陪着他。天真的傻笑总让人生不起气来,自己也不厌烦,只是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后来,金在血泊中,也是一如既往地这么乐观呢。

回到。

“是啊,真是太感谢你了 。”平时不怎么说话的紫堂也推了推眼镜说道。

“哼,你们就这么一直依赖着排行第二的大高手么?人家可是很忙的哦!”

凯莉吐掉嘴里含着的棒棒糖签,不屑地摇头。

凯莉……格瑞皱了皱眉头。

这个女孩子长得挺可爱,但却是显而易见的切开黑。有时善心出手,有时又狂坑他们不带喘气的,格瑞最终对凯莉下的结论是:集可爱与恶魔于一身的女孩子 。

紫堂幻就比较好说了。

自从有一次帮他小小地收拾了一下他那两个无比猖狂的哥哥之后,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孩子就对自己放松了许多。

其实自己只是难得地看不惯紫堂林他们骑着幻影龙犀不怕死地大骂着他们的嚣张气焰罢了。

嚣……张和天真?

嘉德……

“滋滋————”

关于金他们的短暂回忆被中止。



3
格瑞对雷狮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几次路过,也都是相安无事。

但他其实挺佩服雷狮的。

在这样的比赛中,雷狮还能带领着一只强大的小队浪迹天涯般的到处跑,真是不容易啊。能保持着人心不散,也挺————

不。

那个叫帕洛斯的拖把头,最后好像就因为背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还有安迷修。

话说自己有好几次见到雷狮跟安迷修在一起,本只是路过,却不得不被安迷修脸上的红晕所吸引。

这是……?

格瑞默默地一边离开一边说着真**的刺激。

安迷修自称“最后的骑士”,在格瑞眼里看来也不过是装出来的文雅。跟雷狮那样的家伙在一起,谁能安安静静地文雅下去。

当然,雷狮跟安迷修在一起是格瑞后来从凯莉那儿知道的。

卡米尔爱吃甜食,整天戴帽子带围巾,反观自己的短袖,格瑞真是想问问他热么。

可惜后来不是没机会了嘛。

还有像条疯狗一样的佩利,疯疯癫癫的,总是跃跃欲试地要打架,每次都被笑着的帕洛斯拦下。

“别着急嘛。”

等等,爱打架不是嘉德………

“滋滋————”回忆再次中断 。



4
是他!出现了……

“只有你,拥有让我稍微期待一下的实力!”

嘉德罗斯毫不犹豫地挥棒出击,被自己不算吃力也不算轻松地挡下。

“停手吧,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

好熟悉的话……

“哼。”看着嘉德罗斯小孩子一般地赌气,格瑞不禁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可爱,想日。

对了,他本来就是小孩子。

也不知怎的,他们俩打着打着似乎打出了感情来,越来越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不久,嘉德罗斯向格瑞表白了。

看着比自己矮了将近一个头的人语无伦次地说着肯定是雷德教的情话,格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渣渣!”嘉德罗斯的脸越烧越红,“你到底答不答应!”

格瑞把他揽入怀中。

“你的星星贴纸要掉了,我帮你贴好。”

他一听,又羞又气地要朝格瑞打下去,手却被抓住。

“别动。”

然后是一个深沉缠绵的吻。

接下来的日子也没什么特别,就是生活日常中多了陪嘉德罗斯这一项。而嘉德罗斯的日程表上,这一项写的是“陪渣渣格瑞。”

不仅幼稚还傲娇啊。格瑞挑挑眉。

他们在一起的真正原因简直已经不为人知,好像就是那么突然。

嘉德罗斯在床上满脸通红娇喘连连还在傲娇骂格瑞禽兽的样子也只有他能看到。




5
凹凸大赛的那一段日子在格瑞眼里看来是那么美好,可他忘了凹凸大赛到底有多可怕。

临近日子了。

格瑞却变得越来越恍惚,就像是被麻痹了一样。他甚至快忘了嘉德罗斯是谁。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

恍惚中,金死了。

格瑞这才在凯莉和紫堂的哭声中回过神来。

他听说,金倒在地上的时候,是笑着的。

一向冷静的格瑞临近崩溃。

是谁!?

金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他却在恍惚中失去了他。

金死后的第四天,雷狮和安迷修死了。

卡米尔下午自杀成功。

佩利跟着卡米尔一起,任由锋利的刀剑破开自己的胸膛。

帕洛斯不知踪影。

第五天,帕洛斯死了。

第六天,凯莉和紫堂幻死了。

第七天,呆毛姐弟被人所杀。

第八天,安莉洁割腕自尽了。

第九天……

好像世界只剩下了自己。

每一天都有人会死啊。

那就一起死好了。

格瑞突然扯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当然,没有人能看见。

第十四天,嘉德罗斯死亡。

为什么会这样呢。

自己像被人操纵了一般,让泛着绿光的烈斩沾满鲜血。



6
嘉德罗斯。

格瑞抱着他在血泊中放声大哭。

冷静如格瑞,也会有崩溃的一天

是自己杀了他!!

格瑞站起来,还染着暗红色的血的烈斩再次发出光亮。

他的发带掉在地上,立刻被血染湿了一片。

他的银发在宣布着死亡的微风中飘散,举起烈斩,眼神坚定。

一切都将结束。

刀被打落,他迷糊地睁眼。

眼前是带着微笑的丹尼尔天使长。

“恭喜你喔,参赛者格瑞,”他十分亲近似的拉起格瑞满是血渍的双手。“你成功地杀掉了所有人,是最后的赢家!”

“滋滋————”


*回忆结束

7
“怎么样,可以跟我走了吧?”丹尼尔笑着说道。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恶魔啊。格瑞喃喃着 。

“还磨蹭什么呢?你现在其实已经拥有了堪比神使的力量了,赶快跟我去见见他们吧!”

丹尼尔还是微笑着,似乎死了上千人在他眼里就像一只猫吃掉了一只老鼠。

“不过,为什么你总是想到嘉德罗斯呢?”

“他已经死了,而且已经完全不配与你比拟。”

丹尼尔的笑,此时在他眼里,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魔,想把自己吞噬。

格瑞微微颤抖着。

“你是说,我现在已经有了……堪比神使的力量……?”他没有接下嘉德罗斯的话题,声音小的像是在自言自语。

“是的呢……”丹尼尔依旧笑着。


8

看着丹尼尔和神使们的尸体逐渐冰冷,格瑞扔下烈斩。

“哐啷————”

谁也不知道他刚才经历了一场怎样惊天动地的战斗。

只不过没有观众。

这次没有愧疚,只有杀戮的快感。

他举起烈斩,再次挨上自己的脖子。

只不过再染一层肮脏的血而已。

他撇撇嘴。

我已经永远不配得到救赎了。就让我用血,为你们做最后一次纪念吧。

就算成为了第一,也还是孤独的啊。



end.






℡<雷安 微瑞金>安迷修:这算哪门子的生日

ooc×1214

瞎jb乱写

文笔不定

第一次写凹凸观众老爷们轻喷








今天是安迷修的生日。





雷狮:“哦

银爵:“所以我们晚上要给他办个party”

格瑞:“为了热闹些我们把大家都叫上了”*

金:“好期待啊XD”

(一人说一句真是辛苦你们了)

“安迷修喜欢什么?”银爵和格瑞突然意识到自己跟安迷修当了那么久的伪兄弟连他的爱好都不知道。

于是他们就去问雷狮了。

“我怎么知道那个傻b喜欢什么!”雷狮一脸不屑,“不过你们可以试试艾比。”

金一脸惊讶:“雷狮你居然不知道么?不可能啊!”

格瑞&银爵:“看吧连金都说了你就别装了。”

“他撩的女孩子都能排到隔壁嘉德罗斯那去了,我怎么知道哪个才是……”雷狮一脸恨恨的表情。

格瑞:“啧,不简单啊。

银爵:“我们说的是礼物,不是女孩子!而且雷狮你好像很不爽的样子。”

突然出现的凯莉:“我又闻到了一股基佬臭。

紫堂幻:“我什么都不知道。”

晚上8:30






“格瑞,我们现在才去安迷修真的不会生气吗……”金靠着格瑞,两人总算是找到了几小时前订的那家聚会楼,慢悠悠地朝四楼走着。

“没事的。”格瑞轻声安慰着金,“毕竟……”

“安迷修我%&¥$#+=......!!”雷狮歇斯里地的喊叫从面前的门缝里传出,震得格瑞抖了三抖。

格瑞:“ummm...大概吧?”

最终还是推开门,一眼扫过去,雷狮和安迷修在抢酒瓶。嗯?怎么只有三个人?

“雷狮!”安迷修看见格瑞来了,赶紧像看着救星似的拼命朝他使眼色。

“雷狮!算了算了!”银爵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扯着他的衣服,“好歹还讲个兄弟情面呢,你再闹人家服务员要踹门了!”

“什么!”雷狮突然站起来,没了动作。

两人以为他终于肯安静了,稍稍地放松了些。

五秒钟后,他冷不丁地一把甩开安迷修和银爵,醉醺醺的开口:“我...我就是要闹了!嗝...怎么着啊...他们……还……还能打我不成!”

一句话没收尾,雷狮又直挺挺地往下一倒,吓得安迷修手忙脚乱的把他扶起来。

“安迷修……爱我跟吃屎……你选一个!”雷狮依然没醉到倒下来,他拽着安迷修的衣领死活不撒手。

格瑞:怕不是石乐志?

“雷狮也太能闹腾了……其他人都被闹走了……格瑞你快想办法!”银爵哭丧着脸说道。

格瑞表示我能有什么办法。

半晌,他凑到安迷修跟前,附着耳朵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就说爱他”

安迷修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

“之前凯莉说什么今晚我会走桃花运的,可是我在楼上楼下都没看到艾比……格瑞你看见了没有?”安迷修一边费劲地抵着雷狮不让他倒下来一边期待满满地看着他。

“没有”格瑞丢下一句话就拉着金走了出去。

金:诶诶!格瑞我们不要帮安迷修一把弄走雷狮吗?

“用不着我们操心了。”

夜里12:00





“银兄真是太感谢你了!”安迷修放好雷狮感激地看着银爵 。

银爵撒腿就跑。

安迷修:笑容渐渐凝固。

床上的雷狮动了两下:“安……傻逼骑……”

我的小祖宗啊。

安迷修无奈地走过去,俯下身,却被雷狮一把抱住。

“就这样。”雷狮低声喃喃着,嘴里呼出的热情喷在安迷修脸上,安迷修愣了楞。

最终还是没有动弹。

门外



银爵听了一会后,一脸严肃地回头:“晚了晚了。”

众人:有事情?

银爵:安迷修应该已经(哔————)

众人哗然。

格瑞:恭喜恭喜。

金:我有糖吃了么。

格瑞:我们回去吧金。

望着格瑞牵着金远去的背影,凯莉翻了个白眼:“妈的基佬。”

第二天

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安迷修和雷狮一出门就收到了大家的祝福。

安迷修“你们干什么?我只是腰很疼而已!”

雷狮捂脸。

“没想到雷狮挺厉害的嘛”凯佬幽幽地丢下一句就离开了。

安迷修连忙追上去:“凯莉你别误会啊我真的只是跟雷狮睡了一晚腰很疼而已!

…………



end




天哪我在乱写什么
不好意思开车
突然从一个瞎jb乱写磊千的变成一个瞎jb乱写凹凸的
不好意思地把自己以前写的文删的差不多了(虽然只有几篇orz)
明明是个瑞厨还是写成了雷安(瘫
下篇写瑞瑞好了
文笔也就瞎胡胡你们开心就好
所以我又没写出重点

<磊千>【我的室友会跳舞】(一)

吴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在这房子里,一个人住着挺清净。结果那个房东老太婆非说什么有一个学生要住过来,那学生说附近不好租房子就要住这儿,她也没办法拒绝,就以此为理由让自己不得不跟一个陌生人住在一块儿。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会掐死她的。





“2点了……”他看着墙上的黑色时钟不知不觉又走过了一格,心里直难受。









鬼知道来的会是个啥人物?呃,抠脚大汉?呸呸,太恶心了。无理取闹的幼稚鬼女生?我可不想被一个黏人的女孩子追着跑。如果是个漂亮的妹子就好了,磊哥勾搭一个妹子的人格魅力还是有的……





诶呀……自己在想什么啊……他烦躁地抓抓头发,把原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愣是抓成了鸡窝。








还是习惯了清净啊。






或许……我能与她好好相处呢?







吴磊正克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就听到一阵很轻的敲门声:“叩叩叩————”









“来……来了!”他慌慌张张地穿着拖鞋跑去开门,差点滑了个狗啃泥。










“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张奶奶说的出租房?”一个拎着行李箱、穿着整齐白衬衫、头上反扣着一顶黑帽子还戴着黑色小熊口罩的男生站在门口,很礼貌地问。







那一瞬间,吴磊甚至都有了“我要搬走”的想法。






他是多么想朝着对方大吼一句“没有!”然后直接关上门,只留给男生一个潇洒的身影。








然而现实中。








“呃,是啊!这里就是,请进吧……”吴磊一脸很复杂的表情:我还没有收拾屋子。







对方直接无视了自己跟要去送葬似的表情,说了句谢谢就拎着箱子走了进来。







“……”





吴磊的书包、手机和衣服全扔在沙发上,地上的书东一本,西一本;零食扔了一地,电视和电脑全打开着,电脑上还显示着吴磊王者荣耀战败的画面。









吴磊自觉捂脸。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